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曾經有過那麼強烈的功名心和成名欲,那是在很年輕的時候了,受著勃勃雄心的誘引,以為真的可以憑一己之力征服世界了。在那一個個沉寂的夜晚,躺在炕上看窗外夜空中一顆又一顆的星,想著自己的人生,不斷的自問:難道這輩子就這樣了嗎?這是很不能讓人心平的。有時竟痛苦的坐起來,再不能入眠。未來一片迷茫,看不到希望,也看不到希望的出路。 生活始終是在生活著,但只有孤獨,苦悶和痛苦。做為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,我擯棄了一切娛樂,而只嚮往著苦難,甚至視愛情為庸俗和淺薄,而只熱望著成功。我有意識的遠離開所有人,在內心構建起一個自我的精神世界,在那裡自我圓滿,自我充實,也自我封閉,自我療傷,而不允許有任何異己的東西進入。因為那對於我自成一體的世界是一種傷害,一種侵害,破壞了它的完整。我獨自走向一個孤獨的去處,獨自回望煙靄繚繞的小村,星星出來了,又晶瑩又純淨,半彎月牙鋒利的斧刃一樣劈入天空。我遠離開人群,只為保持自我精神世界的完整。現實和實際生活對我的心靈世界是一種傷害,它意味著我的人生就在這裡,而不是在別處,意味著我的生命失去了一切可能性,意味著我的生命不再有懸念,內心失去幻想,未來失去地平。在孤獨中,我體驗到了一種對庸眾和整個世界的深深蔑視,我為此感到安慰。 隨著時光的流逝,我所期望的成功卻始終沒有到來,在痛苦和苦悶中,我開始重新思索生命的意義,開始為自己的人生尋找新的支點。有的人因成功而看透成功的無聊,而我因不遇而看透成功的虛假。前者是從外部看透,後者是從內部看穿,我由此獲得了一種心靈的寧靜。 但在今天,當我回想起年輕時的自己,覺得畢竟失去了一些什麼。所謂成熟和透悟人生,總要以付出一些珍貴的東西為代價,甚至成熟和透悟人生都不是我所要的,它仍是經驗、閱歷、自我說教、自我調適的結果。對於世事和人生我們總要經歷抗拒、妥協、接受、麻木等一系列過程。那麼,我今天的所謂看透和成熟都是妥協的結果了,只是還沒有麻木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兒時,家鄉的火車遠沒有現在這麼漂亮,是那種老式的綠鐵皮火車,開起來轟轟轟,慢慢的,幾十里路,要晃悠悠的走上半天。對火車的記憶是深刻的,家鄉是個小鎮,那個時候能夠坐火車也是一種很值得驕傲的事情。記得第一次坐火車是五六歲的時候,媽媽帶著我去市裡的親戚家裡,坐在火車上,那種新奇,興奮可能一生都忘不了。 上了高中,就常常要坐火車了,雖然汽車更方便更快,但我卻總是喜歡坐這慢悠悠的綠傢伙,帶上一本自己喜歡的書,坐在靠窗戶的座位上,慢慢的讀著,偶爾也會看著窗外漫山綠野紅花發呆,家鄉的四季是美麗的,春天窗外是漂亮的迎山紅,粉的紅的,有著股野勁卻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睛。夏天是滿山的蔥綠,綠的發黑發亮,一眼都看不到邊的綠。秋天就變成了鋪天蓋地的紅葉,火一樣,一團團一簇簇。冬天,呵呵,我最喜歡的,那白雪,像一件漂亮的大衣,山頂上,低窪裡,到處都是雪白一片,太陽照來,閃爍著光芒,如同仙鏡一般。一季又一季,這樣的景色伴著我走過了那些青春歲月,這綠色的大傢伙見證了我許多悲喜。那一年,十五歲的我,一個人坐在火車上,內心迷茫不已,我不知道要去哪,以後的路要怎麼走,我想念媽媽,想念朋友,卻感覺再也回不去了,最無助的時候遇到一位大哥哥,也許是我的眉目中有太明顯的悲傷和無助,火車行了一路,我被開導了一路,當火車到達終點,我的內心一下子輕鬆了許多,那些悲傷那麼無助被火車卸到了一個又一個停靠的小站。 而如今,再難見這綠皮的大傢伙,家鄉那些美景也難得一見,多少次夢裡夢到,可是夢醒了就只有城市中的高樓大廈和小區裡那可憐的一點點綠化。前幾年,高中同學小聚,時逢降雪,整整一天,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,至晚間,同學都勸我不要回家了,可我卻堅持,我知道,我想念那綠皮火車了,而回家給了我機會,再坐一次它。 簡陋的候車室內,或站或坐著很多等車的人們,我細細的觀察著,有依依不捨的情侶,年齡不大,但那愛情卻讓人感覺那麼美好,有急著歸家的男人,也有,滿是倦容的人兒。我靜靜的站著,有一絲欣喜,有一絲落寞。時間也是一列火車,坐著它,面容一日日變老,內心不再純潔如水,風景變了,人也變了。那個冬日的夜晚,坐在火車上,車窗外是飛舞著的雪花,那些個往事,和火車一同上路,曾經的每一個人,每一件事,就這樣從腦子裡一路鋪滿了軌道。 常幻想,如果我有小叮噹的時光機器該有多好,坐著它,回到過去,再坐一次那時的綠皮火車,再看一路那時的風景……

| 14th Jul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液化石油氣是在石油裡製造出來的。石油氣燒著後,會產生出好多對人體有害的氣體(二氧化碳等)。食物在石油氣上烤,這些有害氣體就會鑽進食物裡。人吃了,會影響身體健康。

| 7th Jul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兒時,家鄉的火車遠沒有現在這麼漂亮,是那種老式的綠鐵皮火車,開起來轟轟轟,慢慢的,幾十里路,要晃悠悠的走上半天。對火車的記憶是深刻的,家鄉是個小鎮,那個時候能夠坐火車也是一種很值得驕傲的事情。記得第一次坐火車是五六歲的時候,媽媽帶著我去市裡的親戚家裡,坐在火車上,那種新奇,興奮可能一生都忘不了。 上了高中,就常常要坐火車了,雖然汽車更方便更快,但我卻總是喜歡坐這慢悠悠的綠傢伙,帶上一本自己喜歡的書,坐在靠窗戶的座位上,慢慢的讀著,偶爾也會看著窗外漫山綠野紅花發呆,家鄉的四季是美麗的,春天窗外是漂亮的迎山紅,粉的紅的,有著股野勁卻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睛。夏天是滿山的蔥綠,綠的發黑發亮,一眼都看不到邊的綠。秋天就變成了鋪天蓋地的紅葉,火一樣,一團團一簇簇。冬天,呵呵,我最喜歡的,那白雪,像一件漂亮的大衣,山頂上,低窪裡,到處都是雪白一片,太陽照來,閃爍著光芒,如同仙鏡一般。一季又一季,這樣的景色伴著我走過了那些青春歲月,這綠色的大傢伙見證了我許多悲喜。那一年,十五歲的我,一個人坐在火車上,內心迷茫不已,我不知道要去哪,以後的路要怎麼走,我想念媽媽,想念朋友,卻感覺再也回不去了,最無助的時候遇到一位大哥哥,也許是我的眉目中有太明顯的悲傷和無助,火車行了一路,我被開導了一路,當火車到達終點,我的內心一下子輕鬆了許多,那些悲傷那麼無助被火車卸到了一個又一個停靠的小站。 而如今,再難見這綠皮的大傢伙,家鄉那些美景也難得一見,多少次夢裡夢到,可是夢醒了就只有城市中的高樓大廈和小區裡那可憐的一點點綠化。前幾年,高中同學小聚,時逢降雪,整整一天,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,至晚間,同學都勸我不要回家了,可我卻堅持,我知道,我想念那綠皮火車了,而回家給了我機會,再坐一次它。 簡陋的候車室內,或站或坐著很多等車的人們,我細細的觀察著,有依依不捨的情侶,年齡不大,但那愛情卻讓人感覺那麼美好,有急著歸家的男人,也有,滿是倦容的人兒。我靜靜的站著,有一絲欣喜,有一絲落寞。時間也是一列火車,坐著它,面容一日日變老,內心不再純潔如水,風景變了,人也變了。那個冬日的夜晚,坐在火車上,車窗外是飛舞著的雪花,那些個往事,和火車一同上路,曾經的每一個人,每一件事,就這樣從腦子裡一路鋪滿了軌道。 常幻想,如果我有小叮噹的時光機器該有多好,坐著它,回到過去,再坐一次那時的綠皮火車,再看一路那時的風景……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明月如歌唱,彷彿春寒顫心的桎木漫過綿延的雪峰。你奚秀如絹的微笑,晨風般漫過山麓,漫過,托口鎮栗木青青的沅水。 今夜,月波如帶。 沅水在月光潺湲中輕輕歌唱。歌聲,如一陣清婉的笛在你四散的青絲間,晨光般撒落。月光伴著沅水,進入夢鄉。 我如一張寂寞而古遠的琴,固守在你潺湲清清的夢裡。琴聲悠遠而孤絕,婉約而忘情。你在雲霧般相擁的花簇中,兀自窈窕。 秋籟清瀅。 月光如鏡。 我在明月的清輝裡為你掬手,長歌。 你秀髮英英地飄過微雨的黃昏。 我在微雨的黃昏裡為你獨步,落淚。 你飄過斜著微雨的托口鎮,一如飄過,我流浪的客棧。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想你在心 念你在晨 生命之中 唯你為尊 相隔太遠 攪亂心神 日夜思念 沖傷靈魂 盼望重逢 見吾愛人 愛的最真 驚動乾坤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若雨纖纖月柔柔,面如桃花心若蓮。清煙朦朦情悠悠,伊笑傾城醉人間。雨落傾城! 非塵輕輕風細細,一片純潔照心田。紅塵漫漫愛綿綿,素顏如水夢萬年。情滿人間! ——陽光小張 【若雨非塵,出水芙蓉】 若雨非塵,如詩如歌的名字,一位素顏如水的女子,她的心靈若水瑩澈。 李白的詩句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,用在她的身上特別貼切,不是因為天生麗質,只是因為她的那份真實、自然。那份對任何人的坦誠相見,簡簡單單。 認識若雨非塵,緣於喜歡她的文字,品讀著一字一句,一詩一韻,如觀一片心靈,一個世界。沉醉與她文字裡的藍天白雲、紅花綠草,青春的明媚,純純的天地。倚聽她詩韻裡斜陽晚風清幽的哀傷。 面對人生的悲歡離合、陰晴圓缺,萬丈紅塵撲面,她選擇了擁抱與品味。選擇了用文字輕舔哀傷。她說那不是在用文字哭泣,千山萬水走過,她只想用文字寫出自己的傳奇。哭過笑過,只要有一顆蓮的心。自己的那片心湖,就會永遠一片聖潔。 總喜歡靜靜的品讀她的文章,欣賞著她每一篇文字,若走進每一道美麗的風景,不覺中自己也成了風景的幻影。那水邊飛舞的紅蜻蜓,是我幻化的心靈,輕吻那心湖輕飄的出水芙蓉。陶醉在如夢的美景。 【煙雨紅塵,笑看人生】 紅塵中點點滴滴的過往,也為她的心房劃過一道很深的傷。旅途上小草小花的凝眸,也曾經感動過她的心房。人生裡的歡歌清淚,日月中的綠肥紅瘦。也曾經讓她彷徨。 她在自己日誌裡寫道:“人生總會有些事,能經得起歲月的推敲或打磨,而有些事則無法隨著時光的流逝而走遠,有些印痕是深深的刻在了心裡。也許,有些印痕只是我生命旅途裡一些插曲而已,而正是這些插曲連串了我整個的人生。有些事錯了,便是一輩子。而我們的故事,卻像一架紙飛機,只有瞬間飛過窗前的美麗,然後就成為了一個永遠的落地童話。輕輕的風,輕輕的夢,輕輕的晨晨昏昏,淡淡的雲,淡淡的淚,淡淡的年年歲歲。煙雨紅塵,笑看人生,難得是緣,原本那緣,就是一絲絲漣漪,風沒了,漣漪就散了。生活還要繼續,時間不會等你。一朵花,要為自己找到春天,才會有人珍惜你的價值。” 她最重朋友的嬉笑哀樂,對自己埋藏著永遠讀不完的迷茫。讀她的文字總有莫名的傷,哀傷的心又有一份美好的嚮往。若閱讀著輝煌的黎明,品嚐著清新的淡茶,浪漫的詩花。那文字如夢的歲月,如鷹的飛翔,如月的柔情,如巖的執著,如陽的熱烈,如秋的壯麗。文字裡有喜也有淚,煙雨紅塵裡,她笑對人生。 【素顏如水,雨落傾城】 風輕輕,雨瀟瀟,劃過京城,柔柔的細絲,如珍簾般晶瑩,倒掛在空中;如落花般安詳,穿越蒼茫天涯,飄過綿延海角,墜入煙雨紅塵。雖然已揉成細碎輕煙,依然在濕漉漉的空氣裡凝聚純潔的細絲。 煙雨朦朦,沾濕眉心,點點滴滴思緒。用纏綿雨絲織成綿絮,輕吻整座京城,青蔥芳華的歲月,一素顏如水的女子——若雨非塵。站在人生驛站的度口。任心事羽化成雨,在紅塵中用雨傾訴……瀟瀟雨裡,雨絲飄。情飛揚,一場雨,一把傘,一條路,一座城,一個人,譜寫一曲壯麗的歌。 不為物喜,不為已悲,不求奢華,不愛張揚,只喜歡靜聽繁華次第流轉。用一顆如水的心,在塵埃裡漫揚,也為愛迷失過方向,也為情有過寸斷肝腸。但她一直為自己點一盞心燈,掛滿晶瑩的希望。她時刻告訴自己,路靠自己去闖,停留會錯過最美的時光。人生如水一樣清亮。若染上污垢,只要靜靜面對,那污垢自然會沉澱於紅塵中莫個角落。換來的一定是霓虹燈影下微笑,燈火闌珊處的輝煌。 歲月在日昇月落花開花謝中輪迴,人生在風風雨雨中調度,陽光依舊,月柔依舊,花開依舊,那抹素顏如水的微笑依舊。她用實力換來了不悔。北京城那朵小花已經有了自己的春天。那散落著清香的雨,綻放著她美麗的笑容。素顏如水,傾醉了京城。 【金秋賀歲,芳辰美景】 十月,秋風送來吉祥,雨染紅了樹的衣裳,這個秋處處飄香,滿目金色的陽光,來為你的芳辰,把紅燭點亮。若雨伴風輕彈一曲幸福樂章。柔柔風,細細雨,為你的芳辰鍍上金色幸福的光芒。 柔風,攜秋葉輕舞,與蝶影相伴舞出最美的風景,為你的芳辰圓了最美的夢,柔月映照你如水的素顏,粼粼的秋波,似你的微笑,一圈圈,蕩起心中的漣漪。細雨輕輕,秋蟲私喁,添了秋的氤氳,這個秋飄舞的細雨,若童話般的美麗,延伸了這一秋的溫馨。 今夜,雖然無月,細細的雨為你的芳辰醉了整個京城。風輕,花柔,蝶舞,蟲鳴,伴你點燃紅燭,閃耀萬千個夢,借微風傳遞寄語,就這樣淡淡清心悠然的為你輕唱。讓思緒,讓祝福,在霓霞裡吟唱一曲夢的風鈴。 一縷燭光,閃耀千萬美夢。一絲細雨,輕敲記憶的心燈。一秋的童話,寫滿靜美祈願。金秋賀歲,繪製一道美麗風景,若雨非塵,芳辰在雨中傾城。

| 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俗話說,秋雨綿綿,可如今的世道變了,現在是冬季,今日時令是大雪。無論從哪方面看,都應該是撼天動地的日子。然而,自前天中午開始,連綿的雨水就一直滴答不止。那淫雨不斷的樣子,如毛毛春雨,更像是綿綿不絕的秋雨。天氣不算很冷,只覺得煩悶,無聊。我就時時納悶:這樣的季節沒有下雪,卻一個勁的這麼淅淅瀝瀝,難道真的是源於全球的大氣變暖嗎? 在我的印象裡,每到大雪的時令,天氣自然陰冷異常!就算沒有真的下雪,也會時有狂風來襲!家家戶戶就會忙於到菜園上收拾青菜——蘿蔔,白菜之類。尤其蘿蔔是必須先窯起來的,以防霜凍凍壞了,而大白菜似乎抗凍的多!即使如此,在大雪的時令時節,也該把大白菜窯起來了!然而,如今的氣候,明顯的有些變暖:在此綿綿冬雨的時候,滿園裡依然是青綠一片的大白菜!或許還有很多蘿蔔沒有收拾! 雨,淅瀝的下個不停;天陰沉的像個老寡婦的面皮!真不知何時是個頭緒! 小時候,在雪地裡堆雪人的遊戲,已經成了遙遠的記憶,很少再看到那樣的景致了!因為,我們這兒看雪的機會已經不多,即使有,也不會太大!而那在水汪裡的冰面上溜冰,滑雪車的遊戲更是夢寐中的事情了! 回首來路,不免令人唏噓!大自然的變化尚且如此快速,明顯,那麼一個人的變化呢?有誰會一直那麼像孩子似的那般清純,可愛? 大自然需要重塑,人生更需要不斷的修為!! 但願來年的今日,不要下雨,而是飛花滿天的白雪!

| 29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人生中年時候,遠方的江湖確乎也游賞過不少,但大抵並不留存什麼印象,唯覺波光閃影的一團而已,回想起來,還是故鄉微小的水庫最令人懷思。 水庫位於老家村子的後面,叫吳嶺水庫,本地人也稱它吳湖,和老屋間僅隔著一道渠堤和公路,我剛記事時,那時渠堤還未修,屋後雜布著一片爛墳地,公路上馳過的汽車抖來的風,能披開墳堆上的茂草,揚起一路的石塵。 我們小兄弟那時最大願望就是能過公路,到水庫邊的草叢裡去撿野鴨蛋,據搞魚借宿的大人講,秋冬野鴨棲集的時候,叫聲十幾里外都能聽見,它們的蛋,往往就白花花地窩布在岸草間,隨便就可踩碰到的。於是我們就試圖到路邊,可一聽到遠遠開來汽車的洶洶笛聲,就嚇得直往回跑。 這事很快讓祖母知道了,整天憂心忡忡的樣子。終於有一日,她把我們拉到了床沿邊,一臉正經地說: “你們知道嗎,汽車裡是專抓小孩的。” “啊,是嗎?”我們睜了驚懼的眼問。” “是的,趁你們玩興正濃的時候,車就陡停了,裡面往往突然躥出四五個壯漢來,拽起你就走,你們的小表哥社平就這樣被擄走了……” 我們那時並不知道所謂人販是怎麼一回事,只是無端地覺得大概凶煞如連環書上的屠戶,脯間長滿胸毛,夜裡夢到都害怕的。 祖母的騙術果然很有效,連續幾天我們都不敢上公路了。有時候不小心藏貓貓藏到屋後,聽到汽車聲,就趕緊躲到墳塋長草的墓碣下,等汽車走遠,才伸出頭來,撒腿跑回家。 事態漸漸地平息了,以後再也沒聽到小孩被抓的事,而小表哥社平則似乎一直安然地在烏鳳嶺的禾場前打拐棗吃,確乎從來沒被抓走過,他也不知道被抓的事。 六七歲的時候,渠堤築起來了,堤上又栽起密密的法國梧桐,老屋和公路間終於有了重重屏障,祖母總算放了心。 八歲那年的一個黃昏,我終於跟著父親,越過公路,到嚮往已久的吳湖去了。那時庫水早遠遠地淺退下去,坦露出湖底的七里畈來,彌生出一派如綠地毯般的芳菲,我們家其時已臨斷糧,父親帶領我們,挎著籃子,滿地裡俯尋野菜,好回去洗切了,燒煮當飯吃。遠望湖底各處,點點稠布的儘是類我飢餓的人們,在霧靄朦朧的深秋晚間,在淒淒無際的荒草原上,尋覓他們對於生存的渴望。 命運卻偏將不幸安排到我的頭上,九歲那年的下午,我在屋前土場上玩耍時,被放在地上的竹籃絆倒,胳臂跌斷了,我頓時感到一陣鑽心的疼痛,回柴屋的稻草上滾地痛哭,而祖母又不在家。我只好到水庫邊找打豬草的父親去,他趕緊回來。接連幾周,他背著沉沉的我,渡沙洋,走雁門,聯繫四問,費盡周折,終於尋訪到一位年老的鄉醫,將我的骨頭捏正上夾,後來才長癒合了。 貧苦的日子自有很多的窮快活,十歲那年學會游泳後,我終於可無懼地常到吳湖去了。那些年湖底總是乾涸的,水退露出的堰塘裡,魚格外多。夏天炎熱的中午,村子裡的玩伴們常常帶上魚具,牽了自家的水牛,結伴到七里畈去反堰。我們一般選擇一口面積較小的水域,人和牛先都下去,人戲牛急,竭力攪擾,待魚們耐不住,都浮頭翕嘴,再用網兜從底裡冷不丁地舀。等收穫完畢,往往太陽才剛偏西,牛兒們卻早上岸吃到肚鼓無窩了。 這樣地一舉兩得,不僅晚間可嘗到鮮,而且能快樂地消耗掉難捱的放牛時間。 七里畈那時委實是我的一塊樂土。每每晚學回來,我總愛到那裡去揪豬草,夜窩草趴地蔓生,葉下綴掛著蝴蝶似的小黃花,豬特愛吃,碾子堰台下聚生很多,我就牽連不斷地拔起來,夜黑時分,總能聽到祖母過公路來急促呼喚回家吃飯的聲音。 十二歲那年夏天雨後的一個傍晚,水庫裡的水漲起來了。村裡的大人都背了竹柵罩魚去,我也跟隨前往。在高高的水草叢中穿行,天黑時,人都走散了,又下起小雨,伸手不見五指,迷失方向的我急得東西走動起來。幸好這時東閘的燈亮了,正當我朝著燈光走,好不容易越過溝坎,爬上公路的時候,忽然聽到一陣急促熟悉的呼喚聲。這來的正是祖母,昏暗的馬燈下,她的衣服全淋濕了,頭髮耷拉著,看到我,現出格外驚喜而輕鬆的神情,然後將我一把摟進懷裡。 艱辛厚愛的童年時光很快地過去了。從十六歲起,我不得不離開吳湖,到遠方的異地讀書去,只有每年假期回來,才能到水庫邊看看。祖母漸漸老了,終在我讀高三那年故去,埋在了湖岸高坡的祖墓地裡。又過了十五年,在我人生中年旅程之中的時候,勞苦一生的父親也逝別了,他的魂靈也落根到了先祖的墳塚間,同祖母及先輩們共同無語守望著那一碧起伏四季的湖水。每年清明時候,我們兄弟們都要相約到墓地去,燒祭揖拜,默立沉想,似乎又聽到祖母急促呼喚的聲音,並且看到父親艱辛勞愛的背影了,也就更添加我們的沉重,而眼眸早酸熱了。 文章來源:Daryl Cagle's Cartoon Weblog |平民糖尿病專家的BLOG | 李銀河的部落格 |anan的BLOG | 長期旅行 |裝修設計站點 | Rosalind美妝霓裳 |賀冰新流行音樂驛站 | 春日流光 |tilliana's |
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摟著一縷和煦的風,看那春天的第一滴露水從柳梢墜下,覆了我心中的憂愁與感慨,泛起我心海中的點點漣漪。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。曼妙的舞姿,悠揚的琴聲,在我心中的扉頁譜下八音的樂譜,奏出那自由的音符。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。那旋律又像一曲秋的笙歌,淒清而悠遠,飄零似落葉。我在想,此時北京的香山,是否又迎來滿山的丹紅?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。坐在開往遠方的火車上,望著遠去的風景,就像人生的旅程般,哪一面都是不同的景致。又是誰說,一段旅途的結束,又是另一段征程的開始……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。像一首《長恨歌》那樣情深意遠,又像《梁祝》那樣淒美哀怨,即使是殘酷的現實也能從筆下綻放出神話般的詩意。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。不用華麗的詞藻或者絢麗的新奇,只要能唱出我們這一代的自信,唱出我們一起亙古不變的記憶。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。那種只屬於我們這些少男少女們的旋律,沒有一切不美好的東西,記錄下的是我們心中的悸動,和那些令我們感動的而早已忘記的沉寂。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。又似一曲《霓裳舞衣曲》,那些愛與恨的交織,生與死的交替,就像一場瀟湘的雨,撒落在心靈的邊際。 我想寫出我心中的旋律…… 文章來源:Talking Points Memo |球球的BLOG | 行走風雨,品味人生 |閭丘露薇 ROSE GARDEN | 朱秀海及其作品 |癩蛤蟆只吃天鵝肉 | I,隋洪波 |Problem Solver Weblog | Iraq Update |被記憶吵醒的夢 |

Next